江苏省泰州市高港区强拆商住房 老人冰天雪地无家归

向下

江苏省泰州市高港区强拆商住房 老人冰天雪地无家归

帖子  一堵云 于 周四 二月 01, 2018 11:06 am

“三九四九棒打不走”这句谚语在今年体现的淋漓尽致,尤其是最近接连两天的大风降雪带给人们久违的极寒感觉。然而更令人心寒的是,今天的泰州市高港区仍然是冰天雪地,最低温度零下7-8度 ,高港区创业大道上出现政 府趁大雪初停之机实施强 拆市民商住房行动,引起群众强烈不满。
近期媒体收到举报,家住江苏省泰州市高港区许庄街道周梓村(原韩野村)的当事人袁浩在2018年1月27号大雪纷飞的寒冬夜里(温度零下8°)11点多,自家位于高港区创业大道,父亲经营近二 十 年的“春园浴池”在没有接到依法 制定的征收告知书、拆 迁告知书、赔偿告知书的情况下,遭到了政 府的非法强 拆。
[当事人描述]
2018年1月27号大雪纷飞的寒冬夜里11点多,突然发现自己所住的楼下出现数十个不明身份的人,一个不好的预感在心头,想起我父亲前天打电 话给我,告诉我说,高港区许庄街道办主 任陆明阳,街道办拆 迁负责人(身兼:许庄街道 人 大主 任,乔阳社区支部书 记)乔相民,及本村周梓村支书兼村长李惠民及副书 记唐美梅等,去我父亲所服刑的高淳监狱(2015年本村拆 迁时被诬陷,后在检 察官家里被诱骗后签下无 中 生 有的单据,后被 判 刑3年,我父亲已经申 诉到江苏省高院)要求我父亲就我父亲经营的(春园浴 室),必须签订拆 迁事宜,因为我父亲在2月4号就服刑期满,并且也不知道街道办拆 迁的合法性,及补偿标准,故我的父亲在监狱里拒绝了他们,并且表示出狱了解后可以谈,父亲告诉我,他受到了威胁。
我赶紧让朋友看看我老家是不是出问题了,朋友告诉我说道路封了,房屋西边新港大道路口,东边至创业大道和大旺路口(张弛轮毂公 司十字路口)方圆1公里道路全部封 锁,都进不去,朋友在远处清楚的看到2辆大型挖掘机在我家房屋上施工,估计你家被在强 拆。



1月27日11点 55分左右,我拨打110报警电 话,报警电 话里告知我家创业大道上的房屋正在被强行非法拆 除的情况,并明确告诉他们我当时住处被一帮不明身份的人围困,28日0点 07 分 我拨打12345求助,然后我多次拨打报警电 话,到1月28日凌晨0点16分,接到创业园民 警电 话,竟然说找不到我住所,直到 1月 28日凌晨0 点 39 分,警 察在才出现我家小区楼下,我家到派 出 所的距离走路也就8-10分钟,当时来的两个竟然是辅警,十分巧合的是警 察来之前那一刻,楼下一帮围困我的人竟然全部消失了,好像知道警 察来。警 察到达我住所楼下说是走过来的,然后我用车带他们到达被 拆 房屋现场,等我们到达现场时,我家房屋已经是一片狼藉,现场还有两部挖掘机在工作,我明确要求民 警扣 押挖掘机,但是警 察的回答是已经登记了拆 迁负责人的身 份 证信息,直接不制止让他们挖掘机装上拖车迅速离开。
近些年来,暴 力强 拆事 件屡见诸报端,当前各地的房屋征收工作中,不能公平补偿的问题最为突出。尽管原因多方面,但法 治缺位,问责乏力,尤其是地方政 府身影交织其中,导致此类事 件屡禁不止。拆 迁往往涉及的是百 姓的土地、房屋,这些对百 姓来讲都是最为核心的利益,是他一生心血和情感的寄托,有的甚至是相传多代的祖产,一旦这些权 利遭到不法侵犯,在万般无奈下,很容易就选择用一种非常极端的方式去抗争。
拆 迁行为,并非无法可依。我 国 法 律法规早已作出明确规定,一种是关于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和补偿,另一种是违 章建筑的强 拆。无论哪种情形,都要在拆 迁行为发生之前,依法 制定征收告知书、拆 迁告知书、赔偿告知书,也就是所谓的“事先知会”。如果当事人不愿或者阻碍拆 迁,也需要严格按照法 律规定“商量着办”。
十 九 大后出 台了系列措施加以规范和制止暴 力强 拆事 件,之所以还会发生,究其原因,既有一些地 方 官 员发展观错位、权力失控等原因,也有部分开发者目无法纪、各种黑 恶势力交织其中推波助澜。事实表明,强 拆背后,常有地方相关部门或公职人员的姑息纵容。因此,必须严查背后是否有支持者、指使者、责任人,严加惩处,使其付出沉重代价,“让暴 力 拆 迁成为不敢碰 触的‘高压线’”。媒体将持续跟 踪报道!!!

一堵云

帖子数 : 2253
注册日期 : 15-04-25

查阅用户资料

返回页首 向下

返回页首


 
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:
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